常春藤大衛火拼股神

0
18

上月筆者提到股神巴菲特與基金經理設下100萬美元的10年賭局,股神看來坐定定收錢,標榜低收費的指數基金鋒芒畢露。不過據《彭博》報道,耶魯捐贈基金報告指出,巴菲特等人忽略一個重點,就是淨收益重要過收費,由於回報太低或甚至負數,導致費用甚低或沒有基金表現費,對大學來說反而是個可怕的結果。

意即耶魯基金寧願每年花逾億美金的管理費,不想錯失數以十億計的回報,能夠不卑不亢逆潮流而行,只有殿堂級人馬,耶魯基金首席投資官David Swensen才夠「吉士」,其著作Pioneering Portfolio Management,指出私募基金與宏觀經濟相關性低於傳統股票債券,有利於基金長期表現。中國主權基金中投成立之初,特別給每個員工買了這本書,被樓繼偉稱為「我見到的闡述機構投資管理最好的著作」,作為必讀學習材料。

耶魯能夠堅守投資原則皆因交到數,去年截至6月底錄3.4%回報,在800多隻捐贈基金中脫穎而出,期內發達國家、新興市場的股票和商品跌幅逾10%,拖累表現,因而全美捐贈基金平均虧損2%,哈佛也錄得虧損2%。驚人的是,耶魯投資在過去30年創下了年化12.9%的凈回報(同期標普500指數的年化回報約為7.4%)。

事實上「耶魯模式」組合過去30年出現頗大的改變,流動性高的公開市場股票和債券這種傳統投資方式越來越少,反而加重於低流動性的私募市場,如私募股權,對沖基金,實物資產如房地產、天然資源等(詳細請見表)。

「耶魯模式」人人想複製,市場分析也指出,要成為下個耶魯和哈佛十分難,複製的後果也僅能得到全美其餘800多個捐贈基金回報差不多。筆者就認為,常春藤大學有其人脈和資源優勢,就算大戶銀碼拍得上其捐贈基金,頂尖基金的大門也優先為耶魯開放,這是耶魯捐贈基金幾十年來創出的品牌效應吧。

讀者評論

發表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