誰是金融市場最大的威脅

0
22

港股挫逾300點,暫沒太多人站出來唱談,但地球另一邊的美股,唱啖呼聲越吹越烈,包括全球最大對沖基金橋水基金創辦人Ray Dalio。Ray Dalio提出,有別於2008年金融危機,今次風險源自政治,更難預測,他與二次大戰前夕的1930年代相提並論。

他解釋,10年前的金融海嘯,我們能憑著手上數據,判斷出誰要付出多少代價,可算是有數得計的金融危機。當時美聯儲選擇「印銀紙」,購買金融資產,令經濟喘穩,股市反彈,但就沒解決到財富差異的問題。

現時貧富懸殊的問題為1935至1940年以來最大,全球最富有1%的人口,所擁有的財富已超過餘下99%所擁有的總和,這並非平日看到的平均值數據能反映出來。這對絕大部份人構成傷害,更擔心會變成「有財富」和「沒財富」的人衝突,政治思想走向極端,民粹主義抬頭。

德銀早前發表報告指出,全球民粹主義高漲是金融市場最大威脅,據7大國家過去逾100年的民粹傾向作出計算後,發現現時發達國家民粹傾向已急升至上世紀40年代以來高峰。

Ray Dalio表示,30年代也是民粹主義抬頭,他們選出強勢領袖為他們爭取利益。現時我們更要背負著不同的責任,如退休金、債務和醫療等的責任,人民漸漸地被這些責任所榨乾。無獨有偶地,美聯儲30年代亦開始收緊貨幣政策。

眼見危機猶在,他建議將5%至10%配置於黃金資產,因能分散風險,自二戰後美金成全球儲備貨幣,牽涉很多美元債,須提防有人想拋售美元相關資產。另類投資,他則不建議投資於比特幣,因交易深度低,要花掉很困難,不是一種財富儲存方式,比特幣已化身為一個高度投機的市場,存在泡沫,不宜沾手。

讀者評論

發表留言